read more →

在时间的催促下,两天一夜Salak South华小生活营就这样结束了。 这样的结束,有着五味杂成的情绪在里头。 有开心,有疲惫,有无奈,有希望,有泪,有笑,有生气,有感触等等,大量的能量被耗尽。 回头想想,筹备时间不到一个月的生活营,这样的“成绩”和“效果”,我个人觉得真的很不错了。 这是我加入关怀组后第一个参与的生活营。老实说,我非常期待。 但是,没预料的是生活营一开始,让我惊讶、吃惊,或者说有点受挫的是,这个生活营原来是需要非常多的“耐心、爱心和用心”。 read more →

从一开始的不适应,到几次的同侪督导分享。 我心里特别感激我的Senior。 她的陪伴 带来的温柔,会不停的在我的生活中回荡着,激发我去细细嚼觉这温柔背后对我的意义和影响。 read more →

加入马来西亚生命线关怀组,是个坚定不移的决定,也不晓得到底这个组哪里吸引我了。 忘了在里面混了几年,但清楚记得自己在里面的成长有多少。 read more →

在还未接触游戏治疗前,我曾经懵懂地把孩子的玩具统统收藏起来,还丢下一句:“你今年要应付检定考试,长大了,不应该成天只顾着玩。以后你给我。。。。。。。” 我自认是一个不懂得陪孩子玩的妈妈,玩具对于我来说–是‘要收拾的东西’而已,甚至玩具只是属于小孩的产品,一种送给小孩的礼物。 read more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