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-01-2016
文/陈欣莹【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辅导及关怀义工】

2015年对关怀团队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突破,
因为我们这么多年承办学校的生活营后,
这一年,终于,
我们自己成功举办了72变自家营。

所谓的自家营就是,
我们自己从A到Z负责策划、筹备、宣传、招生等等一手包办的生活营。
大约六个月的策划和筹备,
当中我们一起走过酸甜苦辣,有开心,有不开心,有互相鼓励称赞,当然也少不了有一些争执。

1268164_10151696300044713_1579440259_o

在这次72变得自家营当中,
我的角色主要是课程组组员,
同时因为我是生活营副组长,
所以,我有责任必须监督整个生活营的筹备进度。

我的性格是较为完美主义者,
也同时对自己要求和期待比较高,
很自然,我对我的组员们也是一样。

在监督的过程中,
有一次,
我和组员通过SKYPE的聊天室聊天,
我依然一贯的用我那苛刻多疑的态度询问生活营进度,
在彼此的聊天信息中,
我看到组员的用心解释和对我的包容,
相比下,
我看到自己很没有耐心,
感觉不停的把心中的害怕往她身上倒。

最后这位组员很耐心地听完我的“牢骚”后,
回复了我一句话,“不要把你的担心变成我们对自己能力的怀疑”
而这句话当下“打醒”了我,
它从此深刻的烙印在我的脑海中,
时时刻刻用来提醒自己。

是的,“不要把你的担心变成我们对自己能力的怀疑”。

我足足大概半个小时对她,
说了很多我心中的这个担心那个担心,
问了这个又问了那个。

其实我这样的举动就是正正代表 –
我没有在信任我的组员们。

在一个团队,
信任是非常重要的,
不管组员是否有能力和还是可能能力有限等等,
身为一个副组长,
我的职责除了监督外,
最重要的更应该是鼓励和支持组员们去尝试、去体验,
让他们从尝试和体验中成长和学习。

回望自己,自己也不也是走过这样的路程吗?
回望带领我成长的督导组长们,
他们不也是用这样信任的态度来鼓励、支持和陪伴我吗?
那么为何我不能用同样信任的态度和心情,
去带领这些未来也会成为组长或者督导的组员们。

自此因为这一句话后,
我重复反省自己,
尤其在接一下继续带领和监督生活营的工作上,
我一直都把这句话挂上心上。

感谢这位关怀战友,
赠我的一句话,
它从此改善了我的一些态度,
不仅仅当我担任生活营副组长一职,
在其他团体不同的工作岗位上,
遇到不一样工作方式和性格的伙伴们,
这一句也是一直在我心中,
一直教导和指引我如何当一个好且有效的领导者。

22-05-2013
文/陈欣莹 『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辅导义工及关怀义工』

成长自己的当儿,帮助他人、陪伴孩子

在时间的催促下,两天一夜Salak South华小生活营就这样结束了。
这样的结束,有着五味杂成的情绪在里头。
有开心,有疲惫,有无奈,有希望,有泪,有笑,有生气,有感触等等,大量的能量被耗尽。

回头想想,筹备时间不到一个月的生活营,这样的“成绩”和“效果”,我个人觉得真的很不错了。
这是我加入关怀组后第一个参与的生活营。老实说,我非常期待。
但是,没预料的是生活营一开始,让我惊讶、吃惊,或者说有点受挫的是,这个生活营原来是需要非常多的“耐心、爱心和用心”。

12394663_10153747268444713_534038570_o
read more →

04-12-2015
文/陈欣莹 『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辅导义工及关怀义工』
陪伴不代表需要承接,温和的陪伴让人更加有力量
11009145_10152967802419713_8631733778235491919_n
从一开始的不适应,到几次的同侪督导分享。
我心里特别感激我的Senior。

她的陪伴 带来的温柔,会不停的在我的生活中回荡着,激发我去细细嚼觉这温柔背后对我的意义和影响。
read more →

07-12-2015
文/许佩慈 『生命线协会关怀组义工』
加入马来西亚生命线关怀组,是个坚定不移的决定,也不晓得到底这个组哪里吸引我了。
忘了在里面混了几年,但清楚记得自己在里面的成长有多少。 read more →

20-11-2015
文/杨洁冰 『游戏治疗学员』
在还未接触游戏治疗前,我曾经懵懂地把孩子的玩具统统收藏起来,还丢下一句:“你今年要应付检定考试,长大了,不应该成天只顾着玩。以后你给我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我自认是一个不懂得陪孩子玩的妈妈,玩具对于我来说–是‘要收拾的东西’而已,甚至玩具只是属于小孩的产品,一种送给小孩的礼物。 read more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