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小刘
我们又要如何在困境中成长,找寻生命的力量?
Picture1

生命中就是因为有太多无法预料的风雨在等着,才有意义。我认为,生命的意义便是承担责任,即便是下一秒便是世界末日,也必须坦然接受事实,因为逝去的时间,再也无发改变下一个自己。常常,我们会问自己: [ 假使生命能够转弯,是否一切就会不同?]、[早知道如此,我就不会这么做了。]以前的我,时常这样问自己。但是,在去年九月底,父亲於家中烧炭自杀后,我便再也没这样想过。

我的家庭在旁人眼中看来并不美满,父母从小离异,父亲靠着驾驶计程车,一手将我与姐姐带大。虽然,随着经济不景气,经济压力日趋沉重,但是,父亲仍咬着牙、含着泪,一点一滴地筹措这个家庭的开销。但是,父亲的人际关系疏离、个人情绪无法调控,时常发生他人争执、大家的现象。长久以来的亲子隔阂与经济压力,造成父亲日渐忧郁。在一次的车祸后,生财工具无力修复,父亲四处奔走却无法筹措经费,不断的打击下,最后,父亲选择了自杀。

我曾想过自杀抛弃身上的伤痕与责任,远离这样的无所适从以及力不从心。那段时间,对生命的厌恶感如影随形般围绕着我,使我看不见未来的希望。直到大学导师发觉我的异状,开导我的想法,并且将我转介至咨商中心接受专业辅导。我才得以走出阴霾,勇敢地面对自己的人生。

如今,为了帮助自己以及可能与我面临类似问题的人,我选择社会工作为未来人生志业。以社会工作的角度检视自杀议题,当案主面临自杀议题时,往往会陷入封闭、沮丧的情绪之中。此时,案主最需要的不是价值观的导正,或是命令式的指导,而是倾听与陪伴。社工借由会谈,抒发、了解案主负面情绪,并且进一步引导案主重新思考自我价值。

了解案主的需求远比解决案主的问题来得重要。社会工作者的介入并不是为了解决问题,而是以提供专业协助,激发案主处理问题的潜能,并且为案主整合可利用资源,舒缓案主危机状态为主要目的。因此,在面对自杀问题时,如何有效、快速介入个案相当重要,生命线便是从事这样的工作。

自杀,非关道德。这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,却不是最好的选择。一段生命的消逝无法归属责任,因为带来的伤痛太多,而能承受的人太少。我相信,责任是会传递的。当你决定舍弃承担自己的责任是,下一个要扛起你责任的人会是谁?当你要选择自杀以前,请先想想:[死亡是解决问题,还是制造问题?]

寻求协助并不是懦弱的象征,而是勇敢地为自己的生命负责。当你决定为自己的生命转弯以后,原本那一片诡谲的大海,将会消失。迎面而来的,是截然不同的美丽与辽阔。

报名参加第11届马来西亚华社辅导研讨会,倾听生命的力量
欲知更多详情,请浏览面子书专业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11mccc

12615671_10153924061988631_7507530715675516482_o

 

报名研讨会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赞助研讨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