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-05-2013
文/陈欣莹 『马来西亚生命线协会辅导义工及关怀义工』

成长自己的当儿,帮助他人、陪伴孩子

在时间的催促下,两天一夜Salak South华小生活营就这样结束了。
这样的结束,有着五味杂成的情绪在里头。
有开心,有疲惫,有无奈,有希望,有泪,有笑,有生气,有感触等等,大量的能量被耗尽。

回头想想,筹备时间不到一个月的生活营,这样的“成绩”和“效果”,我个人觉得真的很不错了。
这是我加入关怀组后第一个参与的生活营。老实说,我非常期待。
但是,没预料的是生活营一开始,让我惊讶、吃惊,或者说有点受挫的是,这个生活营原来是需要非常多的“耐心、爱心和用心”。

12394663_10153747268444713_534038570_o
这次生活营的孩子比较难带动,主要因为他们都是四、五、六年级,让家长和老师比较头痛的学生,比较顽皮,比较难专心和静下来,比较爱讲话,比较活跃,比较喜欢打骂架,比较不善于表达自己,自信心较低,个人价值也比较低的孩子。

和我以往的生活营相比,我觉得生命线的生活营难度比较高。因为我们设计的每一个活动背后都有辅导治疗的目的。我们希望通过活动让孩子们去感受、经验,从中明白我们要带出来的信息和目的。例如“承担者”这个活动,我想这个会是他们最不喜欢的活动。但是,这会是他们这辈子印象深刻的活动。这活动让他们明白生活中的承担者是谁及其辛苦、我们自己的责任和角色、犯错了 是否有在重来的可能性?是否一定会有别人愿意和我们一起承担?让他们看看生活中一直承担他们错误的父母。

虽然每一个活动都有其背后的目的,但是效果总是也让我们担心的问题之一。
我们永远不知道同一个活动给每一个学生带来这么样的效果,我们只能去观察和教育。

两天一夜的生活营,说长似短。
精疲力尽后,发现其实很遗憾的是不够时间和机会与孩子们有更深一层的认识、接触和了解他们的内心。

有时候我会想:“为什么现在的孩子那么多问题?尤其是行为和情绪方面?
以前的我们好像是比较无忧无虑的(我知道不能和以前的我们比了)
E-时代的孩子感觉上因为科技的发达或父母的忙碌,让彼此慢慢疏远及不了解?
但是,最后一天和家长的短暂交流,可以想象和明白为什么孩子会有这样的行为。
举例说父母对孩子的期望太高了,导致父母和孩子之间的横沟越来越大,父母变得难以亲近。
同样的,父母对孩子的偏见太深,导致孩子做什么,父母都觉得是错,因为孩子的行为、成绩、 种种都不是父母心中的那个“孩子”。
我这样说好像什么错都是父母,当然不是!
但是,无可否认的是,最大的责任和原因往往来自原生家庭,来自父母。

虽说如此,这样的过程,和家长老师的接触,
我深深感觉到当一个父母,好的父母,尽责的父母,真的不容易!
好的校长、老师也是一样。

12596930_10153747268359713_561967303_o

印象深刻的是,当与其中一个小瓜的爸爸聊天时,我被爸爸对孩子的期待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但是我看到、感觉到、 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。
父亲不是一个受过高教育的人,家境不好,自然希望孩子可以学有所成。
看得出父亲很迫切想和孩子好好的交谈、想和孩子一起讨论学校学到什么、想听孩子的分享。
可是当孩子满足不到父亲这样的要求,父亲开始质疑是不是孩子不努力?不听话?
谈起金钱,父亲坦言家庭状况不好,也有几个孩子要养,所以更加把期望放在孩子身上。
说到这个,我也只能爱莫能助了。
我唯一能做的是把我看到、感觉到、担心的,分享让老师知道以多加注意。

这次的生活营,快得让人很多东西都来不及好好的消化,所以大家提议给孩子们写信,给老师们留一个信息什么的。

整个活动下,我个人自己的觉察主要部分在我的情绪上。

第一天 我发现 我容易生气 情绪很快就上来!
除了自己身体喉咙还未好的原因之外,主要因为孩子的情绪也是一直不定的。
所以有好几次,我很容易动怒,以致有小小影响我带活动的能力。
有个孩子一直坐不定,走来走去;另一个又爱说话。所以,我真的喊得好累。
好几次,场面很乱,人就会开始急躁.

除了这次,有些状况也很无措。就好像面对孩子故意不合作、不分享。
有时候真的很令人受伤 受挫、能量低,必须一致调用不同的沟通方法。
这一次,真的发现,经验少的我,不太敢碰触深一层的内在问题。所以和孩子交流时,有些问题我怕自己处理不到,因此不敢多问及探讨。

可是,我觉得我最大的学习在于我的心完全感受到家长对孩子的爱、
林校长对学生的爱和期待、老师对孩子的教育。
当用心去体验过,我突然觉得虽然很累,但这样的过程很有力量。
两天的时间可能做不到什么,但两天内给予孩子们小小的鼓励和肯定,
我相信Butterfly Effect必定在他们心中留下痕迹。

从当初2010的加入到至今,我依然是一名辅导和关怀义工。
我期待更多朋友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,和我一起,
成长自己的当儿,帮助他人、陪伴孩子。